對於申請公布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備取,很危險 全部
只能怪我自己原本就不夠努力
不努力讀書
不努力畫畫

這我都知道
但現在真的很怕聽到
『一切就是因為你不努力阿!!』
『你感覺完全不在意哪所哪所學校欸!』

沒有 我沒有好嗎?!!!
從來沒有想過不在意任何一所我報名的學校
就算校風我可能沒辦法適應
還是努力的準備面試和原作 每,一,所

兩個完全不同的系
在不到兩個禮拜趕出2張全開西畫 1張筆門還大的國畫 無數張的書法
犧牲睡眠時間排版作品集 還為了躲避爸媽關著燈開著螢幕
弄到眼睛出血塊 眨眼睛都痛到無法忍受
花了不知道幾個晚上看了一篇又一篇難到我根本無法觸及的文獻準備面試內容

這些我都不敢跟同學和父母抱怨 因為這是我自己要的
我只是不夠努力不是完全沒努力


反正很多事都是只重結果的 習慣了
抹抹臉笑一笑自己爬起來就好
但那一句句的 不努力.不在意 好像又把我打回原地

即使是不經意的


辯駁只會讓自己更顯狼狽,我除了笑著附和自嘲又能怎樣呢?


-----------------------

IKEA說過我的直覺通常很準
是阿...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猜到電影節局在才開場沒多久
猜到為觀眾準備的驚喜演出
猜到誰誰誰也許是在說謊


猜,


我媽說過 知道越多就會越表現的大智若愚
難怪也很多人在事後會說 簡曉堂那麼遲鈍 怎麼可能會知道
知道的喔,只是覺得不該把別人的內心拿去到處說嘴罷了

也是因為猜到了很多超過大腦思考範圍的
繼而開始自我厭惡 如果自己真的那麼遲鈍就好了?


考慮了很久我還是問了
其實很猶豫的 那種後遺症 就像現在有人像我問起某個已漸行漸遠人
還是會讓我無言以對 事後隱隱作痛一樣
雖然自己很早就猜到結局會這樣 但真正發生時還是滿載了措手不及的成分



對不起我明明猜到卻還是再一次揭開傷口了
Entschuldigung 深深的





我們在事後的自我保護機制是一樣的